城中村·城中人

类别:心情短句 | 发布时间:2020-01-14 | 人气值:599
  粗粗算来,自己已经有近三年的城中村居住史了。
  在04年的年初在学校附近的一个叫做南姜村的村子里租到了一间约20平米的单间。一扇木门,一个视野闭塞的窗子,一张床,简单的生活用品以及两个人,组成了这个小家,如果这算家的话。在这里,有许多第一次,神秘的激动的、温暖的幸福的、忧愁的感伤的,当然也包括了第一次的分手。
  05年的3月,所有的毕业生都沐浴着晚上沉醉的春风哀叹明天的工作。她选择了四川,我选择了西安。她走了,离开了这个城中村里不起眼的小屋。有了距离以后,她说,她不想再生活在那样闭塞的另人窒息的房子里……她说的没错。我开始真正感到这个房子的落寞,我以前从没有发现,这四面墙和这一扇窗如此的让人恐惧,进来了,仿佛永远再也出不去,永远与世隔绝,永无出头之日。
  忍住心底里那种莫名的压迫,我住了下来。因为在这里,我只需要每月交给房东70元,就可以住上30天。因为年轻,所以我想,这种条件对我来说不是很坏。找到了一份工作,薪水少的可怜。就当是入门学习吧,这成了我每天起早贪黑的理由。
  那是6月份的一天晚上,当我怀揣着刚刚发下来的薪水兴冲冲的回到屋子时,却发现房子被盗了,抽屉里的钱还在,放在桌子上的单反相机却不见了。失去它,我的第一感觉不是气愤,而是忧伤。仿佛我失去的不是价值多少钱的东西,而是一个忠实的朋友。房东对被盗没有多说一句话,冷漠的让人恐惧。我拨通了派出所的电话,除了搪塞和推卸之外,没有任何有意义的东西,无奈……
  一直认为,年轻时生活可以艰辛清苦,但心要充满梦想、万马奔腾,而此时我的梦想就是在一个每月70元房租的房子里,一定要有一扇画满了远方的窗子,让我可以不在感觉与世隔绝,可以静静的站在窗子前发呆,可以把眼前的一切变成我辽阔的心灵公园。
  我找到了,房子不大,但有一扇破而大的窗子,窗子外面,有一大片等待开发的荒地,一条飞架横贯的环城高速路以及影影绰绰高低参差的大厦。我丢下繁多的行李,先趴在窗前美美的抽了一根烟,这是小草般的幸福。品质的生活不只是有钱人才能过到的。
  西安的夏天酷热难耐,公用卫生间成了最热闹的地方,每天清晨排队洗涑,每天晚上排队冲凉,偶而还会看到不该看到的尴尬场景。一群人,热热闹闹的生活在一个院子一栋楼上,看似一家人,不是一家人,每一个门后面都有不同的故事。就象深夜时分娇嗔的呻吟声一样,虽不是此起彼伏,但都象是商量好了一样,一家一家的进行,各有不同。
  有人说,人生是规划不来的,因为到处都充满了变数。下一秒钟也许就会物是人非。就象当初自己住在这里,完全是因为它的大窗子以及窗外宽阔的视野。但没有多久,挖土机轰鸣着来到了这里,围墙圈地,南姜村的城中村改造开始了。我每天都盼着这楼能建的越慢越好,我只希望让自己的视野能开阔的更久一些。眼睁睁的,那楼一层一层的生长,如一个慢慢升起的黑色大幕。短短的5个月后,一幢6层的居民楼在窗外拔地而起,冬天因此突然变的锋利起来。用胶带把窗户的每一个缝隙都封死。但我依然不能阻挡寒冷的侵袭,清晨醒来时,外面的被子往往已被潮气打湿。总是在那个时候,绝望、怨愤、无奈纠缠的我无地自容。
  再次搬家是06年3月份的事情了。换了一份工作,各方面也有了起色,于是我决定要稍稍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环境。与朋友一起在一个叫做双桥头的村子中找到了房子——在最顶层五层。住这么高,一个原因,其他房子都已经租出去了,城中村里的民房是很少有时间空着的。另一个原因,我喜欢无人打扰的安静生活,我可以独自享受顶楼平台,眺望远方。据说这是这个村子环境条件较好的房子了。附近有一家很大的“朱雀农产品批发市场”,所以这个村子外地打工者比较多,人多事杂,脏乱差理所应当。
  我把房子打扫的干干净净。有朋友问,现在是一种什么感觉?我说,万事具备,只等一人。朋友笑了笑,我明白她笑容里所包含的嘲讽。我并没有因此而脸红,因为我知道她不明白,一个人的绝望和落寞与两个人的不离不弃、风雨兼程有什么不同。
你可能感兴趣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