尘封36年的新训日志

类别:心情短句 | 发布时间:2020-01-08 | 人气值:599
  暖暖的午后,整理昔日旧物。无意中,翻开了尘封36年的训练新兵的日志。尽管字迹模糊,涂上了岁月的时光色彩,但那还显笨拙的一笔一划,依然吐露出青葱的清香,那遥远的一幕幕好象就在眼前,让人挥之不去,索性翻了下去。看着看着,一下子就打开了我的记忆,耳边回响着一首军营歌谣《永远的兄弟》:

  曾经的日子闪亮又明媚

  你我一起分享了青春的美味

  曾经的日子伤感又苦涩

  你我一起承受了痴心的疲惫

  曾经的浪漫让你我极度沉醉

  曾经的沧桑让你我不再纯粹

  分手时我不知你的去处

  也没有说我和你何时再相会

  风去花谢风来花开

  曾经的日子只是在沉睡

  那是1981年11月7日,我所在的武汉军区防化学第28团招了一批1982年度的新兵,全部来自于河南遂平县。按照部队的安排,我们一行40名作训骨干来到了设在湖北省京山县屈场的新兵营。这是一个后面靠山,前面平原的阡陌之地。

  我、宋海滨、童前甫三位老乡战友,在新兵二连担任训练新兵的班长,我任四班长、童前甫五班长、宋海滨六班长。分别带领新兵进行学习、训练,成了一名训练新兵的启蒙教官,训练时间3个月。

  这一年,我也就19岁,已经是一名有近三个年头的老兵了。

  新兵到达前,新兵连长把我们这些新训班长召集到一起,介绍新兵的特点,他说:“新兵连工作就是三个字,那就是累、苦、艰,但要带好新兵,你们要做好吃苦的思想准备。今年的新兵有这样几个特点,他们要求入伍的心情比较迫切,本次应征兵人数是202人,参加征集的有700多人,有的为了当兵相互之间吵架。已经入伍的人中,思想比较复杂,有百分之五的人不想当兵,是被家长强烈要求送到部队的。在这批新兵中,吃商品粮的较多,家庭生活条件比较好,根据新兵特点,作为新兵班长,在生活上要照顾,训练中要严格。在搞好训练的同时,做好新战士的思想政治工作。”

  新兵到达营地是傍晚。分到我名下的一共有9人,分别是张金民、魏鸿海、杜俊良、詹得芋、王宋运、王贺广、胡国芳、田云锋、魏键。其中,田云锋、魏键是代武汉军区后勤部训练的。在这9人中高中文化程度6人,初中文化程度3人,最大年龄与我差不多19岁,最小年龄16岁。这之中有5人来自城镇,有4人来自农村。

  我带领他们分别领好自己生活用品,之后简单地介绍了部队作息时间,有关规定,并说:“从今以后,我们就是一个战壕的战友。训练中,我是你们的班长,生活中,我是你们的大哥。无论是训练、学习、生活,希望大家都要相互关心、互相爱护,严格遵守部队的纪律。”等等。看得出来,新兵们听的很认真,对我这个班长也很好奇。

  1981年11月8日,为了让新战士走进军营就保持艰苦朴素,勤俭节约的光荣传统,依据新兵训练营的要求,对他们所带的钱款进行了统计上交,统一收存。全班共收130元,其中:胡国芳10元,魏鸿海40元,张新民30元,田云锋15元,魏键30元,王贺广10元,詹得芋15元,杜俊良10元。

  当天晚上我们三位新兵班长查铺查哨,发现有的新兵在睡觉时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那就是赤身裸体,一丝不挂。这可不是个文明行为,也是部队所不允许的。第二天早点名我才得知,有些河南人晚上睡觉就是这个习惯,显然他们把部队营地当成了在自己家了。我没有批评,只是再次强调了规定,虽然有不同的议论,但再没有人敢犯。

  1981年11月9日,新兵营召开新训动员大会,营长主持大会并作了发言,要求大家要齐心协力完成好团党委交给的各项训练任务,强调本次训练时间长、内容多、任务重,要在全营开展“四比四看”活动,即比思想,看入伍动机是否端正;比作风,看谁“三讲”做的好;比技术,看谁军事技术好;比干劲,看谁训练热情高,能吃大苦耐大劳。动员会简洁、热烈、富有激情。会后各班组织了相关讨论。题目是,你怎么写好当兵的历史,当一个优秀义务兵?你以什么样的姿态投入到新训当中?

  1981年11月13日,连长要求我们好好组织召开一个班务会,这也是新兵到部队召开的一个较好的班务会。连长要求我们每个班长对新兵头两天的学习情况、讨论情况作个讲评,掌握新兵特点。他说:“通过这二天劳动情况看,发现有的像睡着了样,有的站着看,不是很积极,要认真总结讲评。要跟战士们讲清楚,通过三个月新兵训练要掉几斤肉。”回到班里,我将战士组织到一起,让大家谈自己到部队的感受。张金民说:“觉得部队生活比较紧张,自己不严肃。”詹得芋觉得“自己做的不够好,感到了部队这个大家庭的温暖。”王贺广不善于表达,感觉自己文化水平低,在工作中得到了同志们的帮助,他很感激。

  1981年11月14日,新兵连过党团生活,成立新兵连团支部,选举支部委员。候选人共5人,张仲江、曾品正、孙乃松、苏志强、童前甫。5人全部当选。虽然新兵训练只有三个月,但各类组织比较健全,与正规连队一样。

  1981年11月16日晚。连队召开誓师大会,各班代表上台表决心,连长在会上作了动员,他号召全连新兵们,要端正入伍动机,安心服役,放下不正确的想法,树立吃苦的思想,在全连广泛开展“五小”活动,就是小动员、小练兵、小鼓动、小讲评、小竞赛,掀起比、学、赶、帮、超的热潮。同时,还明确了训练奖励标准,对队列训练好的,采取民主评比的方法,挑选单兵给予奖励,其它课目优秀者给予政治、物质奖励。良好者,工作中吃苦耐劳、表现突出者给予政治口头嘉奖。

  第二天政治指导员为全连新兵上了一堂《为谁当兵,为谁打仗》的政治课,分五个方面讲解:我国历史上的四大发明是什么?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主要表现在哪几个方面?你为什么报名参军?为什么说当兵光荣?你打算怎样履行自己的光荣义务?

  训练如期进行,主要是队列、军体、投弹、射击等,一个军人具备的最基本的素质。

  临近春节,为了稳住新战士的思想,避免他们因想家影响战备训练,我、宋海滨、童前甫三位新兵班长在一起开了个小会,商量开展一次给每位新兵家里写一封家信的活动,通过书信交流沟通,让家长们帮助我们一起做好新战士的工作。我们三人文化水平虽然不高,但都有一定的文字功底,写封日常家书没有多大问题。此活动开展后,效果非常好。至今我仍然保留着这些家长的回信,读起来让人感到温情而富有激情。

  新战士胡国芳父母是实实在在的农民,他们在回信中的开头引用一句名言:“军爱民,民拥军,军民团结如一人。”紧着写道:“可敬可爱的陈班长——响平同志:前天突然收到部队的来信,折开一看是国芳的领导响平同志的来信。当时惊动了我们前后东西两院的老老少少,围在一起静心听阅。阅后的确使我们全家大人小孩,没有一人不感到心情激动,高兴的不知说什么才好。从你们来信中感到共产党领导的部队真是好,官兵亲如兄弟……”整封信洋洋洒洒3000余字,字字充满着感激之情、鼓舞之意,我在班务会上读后,新战士们受到很大鼓舞。

  新战士魏鸿海的父母都是现职干部,其父亲在给我回信的同时,另外又写了一封给我们全班的战士们,他写道:“亲爱的海鸿的战友们,你们春节好,我们全家收到陈响平同志寄来的家信后,心情久久不能平静,心灵深处感到部队的思想政治工作做的太到家了。信中既回顾了鸿海的进步和取得的成绩,又安慰了家长们的心,既讲到了部队紧张繁忙的训练和严格要求,又指出这是现代战争的要求,既实事求是的将生活条件摆出来,又强调你们都适应这个环境。总之,信中写的和我去部队见到的是一致的,是没有一丝一毫虚假的……希望你们做一个名符其实的革命战士,愿我们在不同岗位上创造出更大的成绩吧。”这封信近2000字,字字有鼓动性,不愧是出自领导之手,也给我上了一课。

  我们发出去的信,封封有回音,每封信都充满了正能量,充满了感激情,充满了鼓动性,每封信我们都与战士们进行了反馈与沟通,战士们深受教育与鼓舞,训练精神劲十足,在严冬腊月天,酷风冷雨中训练、站岗放哨,没有人叫苦叫累。大家个个像小猛牛一样,训练场上劲头十足,争先恐后,奋勇争先。

  新兵连队工作、训练、生活节奏很紧奏,每天八小时的训练、学习,每周五歌咏比赛,每周六卫生大检查,每周日黑板报评比。童前甫有绘画、书法基础,每次黑板报基本上是他主持完成,每次他总能有些新的创意,板式活泼灵动,绘画具有兵味,内容实在风趣,在板报评比中总是前三名,为我们排争得了荣誉。

  80年代初期,刚刚改革开放,大家思想活跃,头脑也灵活,接受能力较强,在这种并没有多大技巧的军事训练中,新兵们对这些简单的军事技术掌握比较快。全连第一次兴举行条令条例考试,全班9人参加,魏鸿海、王贺广、王宋运、杜俊良、张金民等5人100分,人平分数97分,居全连第二名。黑板报评比获全连第一名。

  在训练中,我们不断地总结成绩,修正不足。1981年11月24日,连长在观看完小会操后严肃地指出:我们有的班队列训练中,横排老是看斜了,齐步走时摆不起臂、且步履过快,紧急集合打背包速度有些慢等。同时,写饭堂广播稿不积极,有的同志上京山县城不请假,这都是要注意的问题。

  1981年11月25日,新兵一排长讲授投手榴弹的方法,他介绍了手榴弹常识、战斗性能和构造。他说:手榴弹适用于近战,重量为0.56至0.63公斤,爆炸时间3至3.7秒,杀伤弹片70片。投弹30米为及格,35米良好,40米以上优秀。

  1981年11月29日,开始了56式冲锋枪瞄准射击训练。投弹既是体力也是技巧,瞄准则讲究是技术与耐心。在射击训练中,我汲取了自己在新兵连实弹射击“打光头”的教训,实打实地让新兵们好好体会每一个细小动作,打牢扎实的基本功,争取实弹取得好成绩。在射击训练中,我用一个小本记录着每个人的瞄准情况,我在每个人的名下画若干个“十字”,定期抽查他们的瞄准情况,如果出现偏左、偏右,过上或过下,我都会在“十字”的上下左右进行标注,以便于掌握他们实时瞄准情况。12月3日,连队进行实弹射击考核,那天天气晴好,全班9人如期参加了考核,总成绩良好,及格率88.9%,优秀率11.1%,获全连实弹射击考核第一名。1981年12月4日,连队举行纪律条例考核,全班总成绩优秀。1981年12月8日,新兵营进行射击考核,全班优良率100%,获并列第一名的好成绩。我们班的军事技能在全连甚至全营都是处在中等偏上的水平。

  1982年2月10日,新兵训练召开了总结大会,标志着3个月的训练全部结束。在新兵训练最后的一个班务会上,我让每个新兵对我三个月的工作情况进行评价。

  王守运:从班长身上学到了不少的东西,第一个认识的就是班长,由班长一步一点像教小孩一样教我们走路、学习,做细小工作,养成良好生活习惯。所取得的成绩是在班长的教育下取得的。班长的批评都是为了大家好,希望大家都能正确对待。

  詹得芋:班长对我帮助很大,对我的批评有时有点过份。

  胡国芳:从不懂到懂,受到了部队教育。在班长的教育下逐步得到了认识。从自身来说嘴好动。我对一个人有意见,说了就说了,过了一会儿又没啥意见。在部队学到了军事理论,从内心讲,我对班长没有意见。

  杜俊良:对班长没有意见。

  张金民:在班里没有搞好工作,有时违反了纪律。每一个动作都倾注了班长的汗水。但班长有时批评方法不得当,最使我难忘的是在一次看电影时,我躺在另一个战士身上,班长打了我一下。

  王贺广:我不会说话,以上同志都说的不错。

  魏鸿海:不会说,害怕人,小孩子气。

  事隔30多年,如今我从这些发言中,懂得了什么叫质朴、可爱、纯真!这些更是让我想起另一首歌《永远的战士》

  悠远的号声依稀听见

  青葱的岁月那么纯粹

  熟悉的笑容梦里绽放

  迷彩的日子令人沉醉

  铁血的浪漫怎能忘怀

  久违的风景依然明媚

  冲锋的姿态永远眷恋

  战士的本色是我永远的依归

  一壶烈酒醉太平

  两杯清茶掏心扉

  三更夜话言不尽

  四海天涯总相会

  如今,我、宋海滨、童前甫三位老乡战友虽然天各一方,但还能够见上面,而我的这些可爱的异地战友们,分别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。那天酒后,我拿出那张新兵训练合影,不禁眼内热流涌动。

  兄弟们,你们过的还好吗?你们曾经的班长一直挂念着你们!
你可能感兴趣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