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泉之思,母亲的萱草

类别:唯美的句子 | 发布时间:2015-12-18 | 人气值:

五月的容华,谢后在一肩眉转的往事,听落花碎在时光的荏苒,诉不尽渐去的容颜。回顾此生纤墨,有太多思碎的肤浅在文字里流浪,那一篇亦予自己,那一页思进亲恩的寒泉。

——题记

春风化雨,冬温夏清,夏风吹过菽水的承欢,椿萱在母亲劬劳的手心上。我脆弱着泪光,微笑着将她流进我的心藏,我感恩着岁月静好,感恩窗外的阳光如萱草般善良,那无数次夜里的祈祷,终不负母亲昔日种下的善果在这一刻结出了希望。

那越发陈旧的病床因母亲的渐好而焕然渐新的淡香,不是我眼睛夸张了,是她真的懂得了,她如释重负,轻松的随着母亲可以浅动的微笑而舒展着久睡的懒腰。

这一刻我的时间很富有,我静音了手机,不去想工作的繁琐,生活的薄凉。我闲下所有的尘喧,只留一颗赤子之心和母亲一同不辞辛劳的彼此依恋,在病床前同敌最后一道疾风蹙雨,满怀信心。

当听到出院的惊喜,我也如释重负,欣喜若狂。我情不自禁的对着护士妹妹尽情的笑,把她笑成一朵康乃馨的花才允她转身羞红,仿佛要到站长那儿告我不雅的谢意。姑娘啊,千万不要为我的俊美动情,我最爱的人是我的妈妈。

我借世间最伟大的力量,牵扶着母亲仿若劲健的小手挪步在回家的路上。路边的小花有模有样的翘首,争先恐后的吐露着芳香。母亲说走慢一点,我心领神会的知道她是怕惊动了花旁轻睡的萱草。亲爱的萱草,真想把你送回萱堂上,这儿清冷,小心着了凉。

我永远不会长大,有你的一天就有我绕膝的喧闹,我永远不想长大,怕长大了你那别样的疼惜会与我疏远。你是我的唯一,我是你的呵护,凯风世上,我是你永远的包袱。

一朝风涟一朝花,那些真实而永恒的百合花语曾几时被我遗漏在天涯。我写过多少桃红的殇别,樱花的烂漫,写过多少跌延的爱情,直坦的友谊,心静拂落之后,什么花依旧含情,什么人更该值得我去珍惜。

清风几许,心灵恍若解开亦锁的记忆,儿时生活的漫路依旧是母亲最近的距离,幼时的无知,给母亲增添了几道焦碌的皱纹。母亲真的不懂得生气,依旧把我当成心里的暖玉。

我虔诚运笔,指扣间轻划着墨迹,字如其人也难将你韵在散文的美感里。或许你太平凡,平凡得不需要文字来做过多的解释,平凡得任何文体的抒情对于我来说都只是千篇一律。或许正是这样平凡的感情才会把你当成一种爱的习惯,落笔三千,难有一韵写尽母亲轻呼的最美。

明天就是母亲节了,她不会上网,不会知道我以这样的方式将她琢字想念,永久保存在我的日志空间。每一个符号,每一句短语,我都那么倍感心翼的琢刻。我用一夜深情抒写,又怎及母亲用一生将我挂怀呢。寒泉之思,思成一种萱草的墨香,沁染在属于母亲的日子里自然渗透,直至久远。

我已二十七,母亲带我来到这个世界时正直芳年。听小姨说母亲以前唇眸伊人,身材苗条,生我后身材走样,脸上多了些不知名的黄斑,因为条件不允一直留在脸上。而如今,那些斑点早已琢刻成母亲的习惯,无法洗去。让我揪心自责的是这么多年来母亲从未对我提及,原来,是我限制了母亲二十多年的青春和美丽,什么样的无私情感既让母亲毫无介怀。我淡淡的笑,从此将它守成心底的秘密。

你的衣柜里珍藏着我旧时的泛黄照片,胖乎乎的傻小子啃着手指头还有模有样的憨笑。你说当时喂乳时我总是将你咬痛,于是你一只手反扣这我的头,另一只手轻扯着我的嘴角,怜惜的矫正我的顽皮,姿势如乌鸦反哺,甚是幸福

想到一首歌,夜夜想起妈妈的话,闪闪的泪光鲁冰花,今夜的星星会唱歌,我是你的心肝在天涯。鲁冰花生长在茶树下,用尽一生肥沃着土壤,让茶树开得更加茂盛。鲁冰花正如我的母亲,用一生默默滋养着我,让我健康成长。遗憾的是,茶花开了,你却老了,你无法和我一同绽放花开的闪烁,只能在一旁淳淳的欢喜。

淡氲的窗外终有你的一缕星光,照亮着我心灵的一片花蕾。就让我枕着你的模样入眠,那份慈香,翩袂着我的静享。幸福的摇影,深情在此刻独有的细腻,爱情也嫉妒着醋意,在一旁本分的假装腼腆。

谁能言我寸草心,报得三春清晖,慈母手中的线,曾在谁的身上密缝。孟郊漂泊异乡,孟母惜儿意恐迟归,此情深入寒泉,怎让读者不怜生惜痛。孟母如我母,天下母亲都有同一的执念,母已渐入花发,我又何忍心再次漂泊,拂皱那颗偎干就湿的心。就让我支撑着腰板扶她永不倾斜。

寒泉之思,在夜里思成一棵赠于母亲的萱草,暗香在五月的夜空,伴着云朵,宁静。

文/雪影 QQ:283109794

上一篇:白色蔷薇
下一篇:放下,刹那花开
你可能感兴趣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