狂人的故事(5)我记忆里义岗董家的传说(下)

类别:伤感短句 | 发布时间:2015-12-30 | 人气值:

1935年9月24日, 榜落会议确定了红军长征的最终目的地——陕北。中央红军于9月27日占领通渭县城,然后中央红军迅速北上,前往陕北,由于行动迅速,沿途并没有受到大的阻击。

中央红军到达陕北后,1936年秋命令贺龙,萧克率领的二方面军,放弃在创建徽县,成县,两当一带创建根据地的计划北上。贺话说贺萧红军,已经得到消息,一方面军已经在会宁迎接他们,虽然疲惫,但士气很高,满怀信心,挥师北上,并于1936年10月到达通渭地界。可惜他们再也没有中央红军那么幸运了。尽管是国民党王钧所部,和马锡武的部队紧追不舍,但通渭离会宁不过200里路,所以即使王福德的骑兵旅也似乎总是追不上两条腿走的红军。甘肃省政府给义岗董家民团早已下达阻击红军的命令,并空投了大量枪支弹药,董家民团和通渭保安团做了充分的准备,并任命长枪队王队长为副团长负责具体指挥,此人是本地人,生得人高马大,络腮胡须,当过土匪和国军连长,胆大心细,打仗很有一套。他一方面派出三个小队,在长城梁,阳坡川,阴坡山方向侦查敌情,相机而动,另一方面向王家店,会宁沙湾方向派出流动哨,打探消息。

有道是“外行打前锋,内行打辎重‘ ,董家名团倒也没有阻击主力红军北上会宁,但他们也要给国民政府一个交代,决定阻击二方面军的后卫部队,这有两个好处:一时后卫队战斗力较弱容易取胜,二是与尾随追击的王德福骑兵旅形成夹击之势。红军这边只知道离主力越来越近,长征即将结束,追兵也不敢肆无忌惮,却浑然不知面前的危机。为了行军安全,避开国民党飞机的轰炸,红军还是昼伏夜行的前进,这天从傍晚,二方面军后卫队从寺子驿出发,一进入义岗川就受到小股民团的阻击,红军立即奋起还击,可是这一带地形太复杂,沟连沟,山架山,重重叠叠,连方向都很难辨别,朝西追进一条沟,民团小队消失的无影无踪,自己却伤了好几个人,其中有一位胡姓排长。红军到了一个叫陈家窝窝的小村子,安顿好伤员,继续前进,爬上一道山岭,走下一道坡,到了一条东西走向的河谷川地,天蒙蒙方亮,指战员大吃一惊,他们回到了寺子川!!白白走了一夜冤枉路不说,还伤了几个战士,红军那个气呀,决定打一丈攻克董家堡子。

其实那一小股民团仗着对地形熟悉,打上伤了了几个红军,跑进那条山沟,翻过阴坡山回堡子报告去了。

攻打董家堡子的战斗在第二天旁晚打响,但进行的很不顺利,董家的防卫力量出乎预料。由于大部队已经北上会宁,后卫队缺少重武器,董家民团凭借又高又厚的堡子墙居高临下,坚守不出,红军根本无法接近堡门。据老人们回忆,堡子门顶上和后边炮台上分别架着三挺重机枪,和两个狗娃子跑(迫击炮),堡子四个角上都有炮台,从黄昏到黎明,枪声就像炒豆子一样响了一夜,天亮后,红军撤出战斗,民团队员轮流坚守,战斗僵持不下。由于白天从兰州不断有飞机前来给民团增援轰炸,红军只能在夜里进攻。三天里红军不断增兵,始终无法攻克董家堡子。 一天夜里,堡子炮台上的一个民团队员,唱起了小曲,抽了一个卷旱烟,让红军一枪打中了他的头,当场毙命。民团这才明白,红军已经占领了堡子后边距离炮台一百多米的四岩山一个土围子,堡子里边的情况一目了然,吓得民团队员白天不敢露头,晚上不敢点火。就干脆用枪盲目扫射,用炮乱轰,这给红军造成了很大损失。四岩山上残留的土围子墙壁,到现在单孔累累,令人心寒。

奇怪的是,以后几天红军只围不打,这让民团有点不安。到了第四天,会宁方向的探子来报,在会宁迎接二方面军的一方面军一个炮兵团正在向南移运动!!我的妈呀,红军这是缓兵之计!!纵然董家堡子的枪弹充足,墙高院深,但他毕竟不是什么大城池,哪能经得起正规炮兵的攻击呢?王团长吓出一身冷汗,赶紧找董本斋陈述利害。董团长只是个土鳖, 一听不知所措。王团长附在他耳边如此这般一番,本斋翘起了大拇指。

第二天中午,董本斋被这个褡裢风尘仆仆从“天水”赶回来了,顾不得回家,直接找到红军指挥部,捶胸跺足,说,“我在天水七弟哪儿住了一段时间,得知贵部北上,怕发生误会,昼夜兼行。本来我们一直是对红军迎入送出,礼遇有加。这帮兔崽子,不知我们的本意,真敢阻击红军!”并承诺,对死伤红军进行抚恤,对北上部队接济粮饷。红军一来知道董七爷一响有进步表现,而来也无心恋战,对此顺水推舟,通知一方面军增援炮团不再南下,并组织部队继续北上。义岗川地形开阔,王钧的飞机天天狂轰乱炸,在40平方公里的范围类对红军造成了很大的损失。其中一发炮弹正好落在四岩山制高点的土围子里,已经接到撤退命令的红军整整一个排23名官兵全部遇难,其中还有一位张姓副连长。 黄土埋忠骨,英魂留四岩,给人留下太多的苦楚和遗憾。

1949年,通渭解放后。董家在董七爷的督促下,开门迎客,欢迎解放军来到义岗。一股不祥的氛围 笼罩着董家堡子。王团长一看大势已去,自知罪孽深重,悄悄带了几个亲信,挖出乡下酸梨树下的枪支弹药,连夜投奔老主子青海马家军去了。不久义岗召开了空前的公审大会,历数董家的罪恶,惩治了大批坏分子,董本斋,董营长以下7人被执行枪决。人们大量传说,当年牺牲的张副连长的哥哥也来到义岗,蹲了一段时间,几点完战友兄弟,看着董家昔日不再后,离开了通渭。

董家被处决后,其余人员风光不再,财产被瓜分一光,有很大一部分被各个掌柜的,偷偷运回了家,深藏下来。改革开放后,义岗地界上涌现出许多一夜暴富的商人阔佬,据说其中有一部分人的先人就掠取了董家无数的黄金白银。然而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董家人逃往台湾的一支据说很是发达,80年代省亲时,给东家男丁每人一个大哥大,女士每人一条金项链,为了怀念乡情特别去了一个侯川的女子为儿媳妇 ,每年都坐飞机回娘家。我也知道,不但董七爷做了政协委员,通渭义岗董家还有人当过法院院长和刑警队队长。到目前义岗董家还有许多人大学毕业,在各地工作的不计其数,但他们是否与董恶霸同门同宗只有他们自己来说。(欢迎转载交流,拒绝抄袭复制,呵呵。)

你可能感兴趣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