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南会馆喝茶

类别:散文随笔 | 发布时间:2020-01-14 | 人气值:599
  人处尘世,为生活奔波,为名利忙碌,身心俱累,有机会真想到茶馆坐坐。约好友一二,身靠竹椅,沏清茶一壶,清茶入口,打通阻塞,心胸开泰,胜似神仙。
  暮春三月,东风横吹,绿满戎城,桃红李白,点缀其间。连连流连徜徉山水间,略已疲惫。受人指点:云南会馆是个喝茶好去处。对于云南会馆,虽在报刊杂志上看到过,飞阁流丹,雕梁画栋,心中向往不已。却因种种两次过其门而不得入,遗憾不已。无可奈何,心中感叹:随缘吧!
  四月一日周末,进修校王重豪老师做东道,我忝陪末座,得以与蔡逸等老先生相聚一堂,少长咸集,相谈甚欢。待得离开时,已是黑幕笼罩。信步由东,到了走马街,几年不到,变化日新。破旧房屋早已不见,代已书画古玩瓷器裱糊店,其中又以瓷器为大宗,瓷器为景德镇产,形状各异,釉彩纷呈,轻描重抹,山水生趣,人物含情。百年走马街,早因商业著称,现在已是商业与文化齐飞了。行径途中,有丝竹伴歌声传来,抬头张望,侧耳寻声: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。心仪已久的云南会馆就站立对街,歌声就是由内传出。虽是晚上,在白炽灯下,青灰色的大门看起来更加古朴。
  “滇南馆”(云南旧称滇,所以滇南会馆也叫云南会馆)三个大字凝重厚朴。两扇大门,木制朱漆,摸一摸,历史沧桑感油然而生。里面早已是人影幢幢摩肩接踵。我是头一回进来,还摸不着北,只看到一个院坝坐了许多人也站了许多人,全都把脑袋探出,望着台上。我也赶紧靠边,生怕遮了谁,左站也不是右站也不是,想坐又没看到椅子。就随众站在回廊,也抬头望前。看见有人后我们进来,随即有人拿茶碗提开水搬桌椅,感情是要喝茶才有坐。随即笑了笑,这里不是喝茶的好地方吗,茶馆怎能没坐呢?同行王森机灵,赶快张罗去了。我就选好位置,摆放桌椅。
  地点选在会馆院内偏中的位置,随即摆了桌子,拖来两把椅子,问了一声:喝清茶还是花茶。得到答复后,放上了青花瓷杯,冲好茶后,一壶开水放在桌下,任茶客自斟自酌,倒也惬意。天色灰暗,灯光闪耀,因此茶叶在开水中自由舒卷看不清楚,但只要揭盖品茶时,茶香便四溢开去。一院茶客,喝茶揭盖此起彼伏,因此整个会馆也就浸泡在茶香里了。茶杯茶盖相碰撞,清脆悦耳,如古之君子行走时身上玉佩相击声。坐下以后,借助灯光,才有机会好好打量会馆。
  会馆是四合院式,临街一面是正门,重阁飞檐,青砖砌就,古色古香。正面雕刻有“滇南馆”,背面是临空搭建的固定戏台,戏台样式与李庄慧光寺戏台相似。戏台形如一个精致镜框,边框四周雕刻了许多人物故事,虽小巧,但想来衣褶笑容也是栩栩如生。台上有乐队伴乐,乐器有有笛二胡有扬琴有琵琶,通过扬声器传出来。茶客可以按自己意愿点唱,立刻就有专人在台上为你献歌,也可以自己上去尽情高歌,单唱对唱随选。一曲歌罢,掌声雷动。从这个层面来说,会馆给闲暇的群众提供了一个自娱自乐舞台。一到周末,不仅四周邻人相聚,许多远地人也慕名而来,争睹风采。会馆内百姓飞扬性情,歌声不断,飘扬空中。戏台下方延伸开一直到后墙,是一座院坝,石板铺就,太阳下山以后,不用浇水,凉爽随至。这一点胜过水泥地,给人也有厚重之感。两边围廊,飞阁重檐,人物雕刻,极有生气,如戏台伸出的两只手,合围向前,相对而出,极富对称。廊有两层,上层一头与戏台通,尾部有扶梯与院坝相连,承上而下。廊下向内开门多间,提供进馆游玩人的所需。戏台对面是一堵浮雕石墙,颜色朴质。浮雕上有物遮拦,看得不是很清楚。
  人坐会馆,桌横椅前,背靠竹椅,口品清茶,鼻闻香茗,耳听丝竹,眼观飞檐,轻呷一口,神为之清,心为之静。此时,凉风习习,吹去尘汗,涤荡心灵,天地一瞬,身与物游。
你可能感兴趣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