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励志短句 > 诗在远方

诗在远方

类别:励志短句 | 发布时间:2019-09-09 | 人气值:599
一夜风雪,青山与树共白头。打开门就是冬女鬼斧神工的绘画作品,她用神来之笔,调和上素雅端庄,肃穆冷寂,纯洁无暇这美学三元素,画出天地苍茫,乾坤辽阔。这样的大美如同大善,荡涤世间尘埃,覆盖诸般丑恶,包容世人软弱。给万物以休养生息的机会来疗伤,愈合,恢复。慈悲温柔的让人落泪。

雪,还在下。

煤炉上的水壶“呜呜呜~”的冒着大团大团白气,这突兀的鸣笛打破了这亘古的静,非但没有不协调,反而更像是锦上添花的补坠,这静止的画开始有了跳动的人间色彩,动静结合,一切活了起来。

鸡啼声,犬吠声,“吱呀~”一声,邻家老旧的木门的问候声,紧接着是小孩子欢呼雀跃的喊,“看,下雪啦,下雪啦~”

吵吵嚷嚷的嬉闹声,彻底唤醒了这个小镇。兴许是刚睁开惺忪的睡眼,还带着些许起床气,看哪个小家伙走路不老实了,摔他一跤,哪家淘气的小男孩偷揪别女生辫子了,掀他个四脚朝天。在他们揉着屁股气的跳脚时,它却躲在一旁偷乐。

“滋啦~”一声,飘来阵阵的葱花香,厨房的母亲轻哼着歌忙碌着一家人的早餐。

“闺女~把白菜洗一下”

“好嘞。”

刚要过去帮忙却被看早间新闻的老爸拦住了,他一脸严肃的放下遥控器把我轰了出去。

“别沾冷水了,女孩子家手冻的像胡萝卜可不好~”然后自顾自的配合老妈洗菜,淘米煮饭……动作娴熟,一气呵成。偷个空还绕到老妈身后,有些笨拙的把围裙给她系上了。

哎呦,转过身正碰上老爸黑红的脸,这都老夫老妻还害臊。我抿着嘴笑嘻嘻跑开,在他们那个年代大多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经过相亲走到一起的,或许没有一见钟情风花雪月的心动,但有细水长流柴米油盐式的爱情

如果相伴多年仍如初恋般的羞涩,那么这个人是可爱的,他的生活也是。每天都是初恋般新鲜。哦~老爸,你真可爱。

冬天给了我妈懒散的借口,老爸嘴角的宠溺纵容了她的任性。挽起袖子一个一米七八的男人认真的洗着碗,像在对待一件件艺术品似的小心翼翼。有时候也会不耻下问的请教我,“女儿啊,这个洗洁精放多少合适。”

等一切收拾好,已经八九点了。老妈很少女情怀的抱着小白(猫)慵懒的窝在沙发上看青春偶像剧,而小白团成一个球没多大一会就“呼噜呼噜~”很有节奏的入梦了。不知道,那梦里是不是很温暖。老爸则在一旁看书,时不时推一下眼睛,瞥一眼因看剧而两眼泪纵横的老妈,皱眉喊,“老婆子~你哭啥吗,这种都是给小姑娘看的,你凑啥子热闹。”

我妈白了一眼嗔怪他不懂浪漫,然而,这个男人却用最朴实无华的方式一生都在践行他们的浪漫。谁都不说,谁都懂。

快中午时,骤雪初停。天像匹秀了金边的锦缎,巧手的绣娘不停的穿针引线,不多时,太阳也跳脱了出来。

灿灿的金黄铺染在白雪之上,冷暖交融,有种摄人心魄的美感,佛光普照般,神圣,肃穆,万人景仰。我被这巨大的美震撼了,屏气凝神,面向东方,屈膝跪地,掬了一捧雪,像一个虔诚的朝拜者,礼拜对光明和美善的信仰。深吸一口凉气,感觉全身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注满,四肢百骸都轻盈起来。不知道古人说的,任督二脉被打通的感觉是不是如此呢。

庭前落雪不忍扫,唯恐碎琼染世尘。这些降落在凡间的花,是需要被人欣赏怜爱的。拥有冷艳华丽的外表,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,但你用炙热的心靠近时,她的伪装就被消融,慢慢地有个柔软的质感,直到流出一汪浅浅的清泪,沉默不言却又深情的与你对望。她带着拥抱万物的热忱的心在阳光下消散,兴许又回归到了天上,又或许是渗入大地参与了植物的睡梦。“喳喳~”梧桐树上的麻雀善解人意的点头附和,抖一抖灰色的小翅膀,衔着雪的心愿一头扎进了蓝的深沉的天际。

邻家孩童放学的嬉闹声如同漏洞的口袋,金豆子一般的童音撒了一路。顺着这声音一路拾捡,准能在胡同口,看见拄着拐杖,笑得满脸皱纹的老人在等待自家的儿孙。都说返老还童,想必他们心里也都住着一个顽劣或乖巧的孩子,所以说,在孙女递给银发苍苍的奶奶糖葫芦时,明明酸的咧嘴,脸上的笑却那样甜腻。是那串糖葫芦串联起了自己的童年,还是因为那冻的通红的小脸,黑漆漆看着你的童真的眼眸呢。

下午的时间搬个小板凳陪上了年纪腿脚不便的老人晒晒太阳,听他们讲讲过去的事情,阳光懒懒的倾斜下来,映红了被岁月侵蚀饱经风霜的脸,他们讲讲停停,回想一下,兴许是年代太长,久到记忆都退了色。在这暖暖的午后,用缓慢的节奏讲述,与小眠更配,你说呢。看,老人微微靠在躺椅,嘴角带着一丝餍足,打起了微鼾,嘘~他们肯定飞回了年青的时候,却与那值得一生牵挂的人再次相遇重逢。

冬天的黑夜来的过早,五点多钟天色就暗了下来,风也跟着起哄,驱赶不听话贪玩的孩子回家。母亲开始张罗起晚饭,老爹则是美滋滋的吃着花生豆,喝点小酒。

“掌柜的,今年的工资给结了吗?这都快过年了。”吃饭时,老妈随口问了句。

“唉,都不容易,老板那儿出了点事,估计得托一阵子。”

“现在活儿都难接了……”老妈叹了口气,起身看了看漆黑的夜关紧了窗,,“看这天儿,似乎又要下雪了啊。”

“车到山前必有路,有腿有脚还能饿着?哎,女儿,陪老爸喝一杯。”

他倒了一盅酒给我,一时诗兴大发,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”

我给老爹满上,又给老妈倒上,“来,走一个。”

夜色如墨,飞雪乱舞。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。

生活在别处。

诗在远方。
你可能感兴趣的